最走心的影評丨梅麗爾.斯特裡普,全好萊塢女人的假想敵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金瓶梅2电影在线观看_金瓶梅3_金瓶梅3在线观看

當今世界,被中國民眾廣為人知的“梅姨”有兩位。一位在政壇上懟天懟地叱吒風雲華麗謝幕,另一位則在影壇年過七十同樣懟天懟地仍炙手可熱。

我們自然要說的是後者——梅麗爾·斯特裡普。

行走的女性影視百科資料庫

相信很多觀眾對梅姨的熟悉開始於1995年的《廊橋遺夢》。雖然這部經典的婚外情電影並未給梅麗爾·斯特裡普收貨重量級的獎項,但在美國上映當年成為瞭現象級電影,甚至掀起瞭離婚潮。

那個在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從早已情感枯竭的婚姻中突然遇到愛情的羞澀、興奮、無措甚至笨拙的女性擊中瞭多少已婚女人的心——這不就是我嗎?無數人在觀看電影後有瞭一種被偷窺式的驚慌。這就是一個優秀的演員表演的力量。

其實在梅姨從影最初和很多偉大的演員一樣並不是一帆風順。更何況好萊塢是個美女雲集的地方。這個四方臉、相貌普通甚至以28歲“高齡”才進入演藝圈的女人在默默無聞時四處碰壁似乎是命中註定。

但勇於證明自己和追求夢想的年輕的梅麗爾·斯特裡普並沒有為此退縮,甚至在最初參與面試時,遭遇選角導演惡意嘲笑“太醜”時勇敢的回應其如此不尊重女性也註定會拍個爛片憤然離場。

而梅麗爾·斯特裡普也用自身超凡的能力快速的證明瞭她的才華與天賦。在其主演的第二部電影,也是其從影的第二年時,就憑借《獵鹿人》獲得瞭奧斯卡的提名(1978)。

而在第三年也就是1979年,其憑借《克萊默夫婦》中的精彩表演獲得瞭人生的第一座奧斯卡小金人。

時隔3年後的1982年,其又憑借《蘇菲的選擇》奪得瞭第二個小金人。

可以說80年代對於梅麗爾·斯特裡普來說,是她的第一個黃金年代。

到瞭九十年代,年過四十的梅姨不可避免的面臨轉型的困擾。在沉寂瞭一段時間後,《廊橋遺夢》的橫空出世讓她再次向世人證明瞭年齡從來不是一個演員,尤其是女演員的緊箍咒。也正是從這一年開始,梅姨才正式披上瞭外掛——從傢庭婦女到時尚大魔王、從女藝術傢到女首相;從小成本到大制作,從大銀幕到小銀幕。她扮演瞭幾乎所有近現代女性的各種社會角色,雖有良莠不齊,但也確實佳作無數。

《穿Prada的惡魔》(2006)中那個霸氣溢出屏幕的時尚女魔頭舉手投足間的都市精英、業界大佬范兒讓人難以忘懷,甚至至今我都認為能將一個刻薄如此的強勢角色演繹的既讓人厭惡又如此可愛,如此矛盾而立體的出現在一部商業電影中的精湛演技無人超越。也正是這部電影,讓梅姨再一次證明瞭自己強勁的票房號召力。

而讓她時隔近30年再次奪得奧斯卡影後的《鐵娘子》(2011),更是在當年橫掃各大獎項(第69屆金球獎、第65屆英國電影學院獎等獎項的最佳女主角)。這部講述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生平的傳記電影,讓梅姨再度現身教學如何成為一個多層次全方面的方法派演技代表。一向挑剔刻薄的《好萊塢報道》的影評文章也給與瞭罕見的高度評價——《梅麗爾·斯特裡普對撒切爾夫人的描摹使得角色高於電影》,單從這篇文章的題目就足以表達這份對其演技的崇敬。

如果將她的角色細數分類排列,就會發現單憑她一人的表演,就可以打造一座時代代表女性影視百科資料庫。

全好萊塢女人的假想敵

這個標簽帶在梅姨頭上絕對當之無愧。

在競爭殘酷世代交替如此快速的好萊塢,且不說梅姨在這個年齡仍舊保持高產的作品量。單是看2017年美國《福佈斯》統計的過去五年中累計票房與奧斯卡提名相結合統計評選出的“好萊塢一線明星”排行中,梅姨高居第二其地位就可見一斑。(第一名是約翰尼.德普,第三名是小羅伯特.唐尼)

梅姨在奧斯卡獎項的提名次數甚至超越瞭很多影人此生能有幸參加奧斯卡頒獎典禮的次數。

截止19年年底,她已被奧斯卡提名21次,並收獲3座小金人。導致於很多觀眾有種每年看奧斯卡不聽見梅姨被提名就覺得這屆流程不完整的錯覺。

不僅在奧斯卡,梅姨還摘得瞭9座金球獎影後桂冠。當然也不止在美國,她同樣在和奧斯卡並稱為世界四大電影節的戛納、柏林、威尼斯電影節上全部摘得過影後桂冠。更不用提其他各類獎項究竟題名或收獲瞭多少獎項。

雖然對此外界部分人充滿惡意的質疑這位瞭不起的女性有涉嫌賄賂奧斯卡,公關太強資源太廣以至於打壓後輩——無論這些人懷著怎樣的心態“搞事情”,但這是一位光得獎記錄長度就足夠一篇影人專欄長度的傳奇性人物,她在事業上的成功與演技上的成就無人可以反駁。

當她憑借《鐵娘子》中撒切爾夫人一角在第84屆奧斯卡摘得人生中的第三次影後桂冠時,登臺領獎的她也不禁自嘲“天啊!怎麼又是她!”

而在好萊塢同樣炙手可熱的中青代影後群在登臺時也不忘假攻擊真致敬的向這位影壇標桿“放狠話”。

--桑德拉·佈洛克:要小心瞭!我要幹掉你!

--詹尼弗·勞倫斯:我真的打敗瞭梅麗爾·斯特裡普!

--艾瑪·斯通:誰能告訴我梅麗爾·斯特裡普是誰?

雖然不一定好萊塢人人都愛梅姨,但人人都希望成為梅姨——雖然獎項不能代表演技的絕對評判,但作為一個權威性的肯定無可厚非。

2017年,梅姨得到瞭金球獎終身成就獎。她仍舊一如既往寵辱不驚的帶著和善的笑容登上瞭領獎臺。但不同於溫和的笑容,梅姨這次在領獎臺上長達五分鐘的致詞讓一部分人“大跌眼鏡”又讓一部分人“肅然起敬”。這段簡單總結為“怒懟川普”的致詞究其原因,就要從其四十多年來作為演員的社會意義性一探究竟。

不止演技,更在於社會意義

其實細細品味,不難看出梅麗爾·斯特裡普對於劇本與角色的選擇非常有自我的基準。

這位40年代末出生在美國新澤西的中產階級傢庭,父親是醫藥公司經理,母親是藝術從業人員,自幼就衷情表演,至中學已經成為學校戲劇社團核心成員的女性。在耶魯大學戲劇系學習時就被著名劇評傢羅伯特·佈魯特恩也是本校的校長用“女魔”來形容。

而從影之路開啟的雖晚,卻稱得上一戰成名。

以她的話說“我很慶幸自己不需要為瞭糊口而選擇劇本”,所以她可以在不以養傢糊口的前提下被動的接受一些糟糕的劇本。而那些具有時代意義、女權覺醒、社會正面價值的劇本也更受梅姨的青睞。

我們可以在現實題材的《走出非洲》中看到那個洗盡鉛華擁抱純粹的凱麗,也可以在魔幻歌舞題材的《魔法黑森林》中看到那個邪惡的女巫。即便在《克萊默夫婦》中出演一位傢庭主婦,她也能打破束縛毅然出走——“不平凡”的不僅僅是梅姨的演技,更是她演繹的女性角色中最突出的標志。

和梅姨的戲路不同,作為一個送走瞭身患絕癥的初戀、下嫁雕塑傢並生育瞭4個孩子的女人。她自身的私生活雖有苦難但也平淡。但她所堅持的每年隻有三四個月工作其餘時間安心的陪伴孩子回歸傢庭的選擇,是很多深陷名利場的藝人們所無法做到的大智慧。

梅姨曾有一句名言“我自己熨衣裳,能不讓自己被寵壞。”

單從這一句話就能看出這是一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時刻保持警醒的獨立女性所發出的聲音。她曾在訪談中笑談自己拍戲時得到的最大優待就是不用在傢洗衣做飯。也嚴肅的表達瞭如何事業與傢庭兼顧是男人和女人都要自己想辦法解決的問題。

雖然在她的孩子們幼年時期曾因為她“糟糕”的手藝提議她雇傭一個鐘點工,但她堅持學習改進廚藝最終“達標”。因為她堅持“我的生活對我來說非常重要,自己的傢庭和孩子必須用我的雙手來照料”。

除瞭對生活的堅持和業務能力的一貫優秀,梅姨對自我除瞭演技外的提升也有令人景仰的追求。2010年她獲得哈佛大學榮譽學位。這位讓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瘋狂表白的女性在平凡中彰顯卓越,懂得放棄也勇於追求,獨立堅強敢於發聲的品質實在難掩鋒芒。

再說回金球獎上梅姨對川普那段步步緊逼針鋒相對的抨擊與質問。

其實我個人很贊同今年的金球獎上毒舌Ricky在開場白最後說到的“如果你今天晚上真的獲獎瞭,請不要上臺發表任何政治演說。在任何事情上你都沒有資格教育公眾,你對現實世界一無所知。你們中的大多數人待在課堂的時間比‘環保少女’格雷塔·桑伯格還要少。如果你贏瞭,請你走上臺接受你的獎項,感謝你的經紀人、感謝你的神,然後趕緊給老子滾蛋!”這段話。畢竟這是對你藝術生涯認可的舞臺請回歸正題。

但我也不得不承認當年看到梅姨那段關於川普的排外主張、以強權藐視弱勢群體(公開場合模仿殘疾人)的一系列怒懟覺得身心舒暢。

一個好的演員在某些程度上來說,其作品或人生示范的社會意義有時甚至超越瞭好的作品本身。沒有將自己封鎖在象牙塔內,勇於追求正義抗爭權力的梅姨,值得獻上掌聲!

年近30從影,40代成功轉型,50代沒有瓶頸,60代依然能打,2019年度過瞭70歲生日的梅麗爾.斯特裡普勢必延續傳奇之路,依然未來可期!